秩序的人性基础古代容隐制度的价值分析

秩序的人性基础古代容隐制度的价值分析
预览:

2010年3月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Mar.2010第36卷 第2期     Journal of Inner Mongolia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S ocial Sciences) Vol.36No.2

秩序的人性基础:古代容隐制度的价值分析Ξ

齐 乐

(中南民族大学法学院,湖北武汉430074)

  〔摘 要〕亲属容隐制度在我国古代伦理法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它不仅有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也

有利于对亲情和人权的保护。令人遗憾的是,容隐制度被现今社会视为封建遗毒而彻底抛弃。鉴于任何制度

的产生都有其特定的时代特征和社会背景,因此对容隐制度的评价也不应该持完全的肯定或是完全的否定。

容隐制度之所以能够在我国历史上传承数千年,必定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因此有必要对其所蕴含的法律价值

进行深入的分析,以进一步探究该制度对现今社会的影响。

〔关键词〕亲亲相隐;秩序价值;人伦;社会秩序

〔中图分类号〕D90-O5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215(2010)02-0053-04

  容隐制度这一古代立法者极其推崇的重要的道德原则和法律制度,近十年来再一次受到了学术界的关注,成为当前法学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容隐制度在彰显孝道的同时,又反映了“礼法合治”下的人伦精神。它不仅有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同时也有利于对亲情和人权的保护。但是这项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奉行了几千年的法律制度和伦理原则,在新中国成立后却作为“封建主义的垃圾和民主法治的障碍”〔1〕被扫进了垃圾箱。然而事实上,容隐制度不仅在不同的社会制度和不同的法系国家中存在,从古到今,也未曾消逝过。〔2〕本着构建“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之旨趣,解读及借鉴我国古代容隐制度的合理价值蕴涵,笔者对该制度作了一些研究,得出了重构当代中国容隐制度有着十分重要的时代意义,并试图在立法和司法层面作出些许建议,以促进该制度的执行。

一、容隐制度的起源及历史演变

亲属容隐(亲亲相隐)又叫“亲亲得相首匿”,萌芽于春秋时期。最早提出“亲亲相隐”的是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孔子。据《论语・子路》中记载:“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即认为亲属之间互相包庇隐瞒犯罪,体现了真正的亲情,是真情的流露,因此不能认为是犯罪。到了汉朝,以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标志,儒家思想正式确立为官方正统思想。在亲属容隐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是汉宣帝地节四年所颁布的一道诏令:“父子之亲,夫妇之道,天性也……自今首匿父母,妻匿夫,孙匿大父母,皆勿坐。其父母匿子,夫匿妻,大父母匿孙,罪殊死,皆上请廷尉以闻”。(《汉书・宣帝》)这条诏令将容隐制度正式入律,肯定了子、妻、孙为父、夫、大父母隐在法律上的正当性。唐朝时,“亲亲得相首匿”发展为“同居相为隐”,且主体范围进一步扩大,由父母、子女、夫妻、祖孙、兄弟姐妹等扩大到同居之人,均可相互隐匿。同时在汉朝的基础上增加了限制,即对于谋反、谋大逆、谋叛等威胁国家统治的犯罪行为不允许隐匿。这标志着我国古代的容隐制度已经走向成熟。唐以后各朝均沿袭了这一制度,但改变均不大,只是在唐律的基础上稍加更改。近代法制变革也保留了容隐制度,自《大清新刑律》到南京国民政府《中华民国刑法》及民刑诉讼法,均有亲属拒绝做证权及不得令亲属做证等有关容隐制度的规定。

规定亲属相互容隐虽为中华法系之重要内容,但不为中华法系所独有。在西方,自古希腊开始,出于维护家族家长制的需要,古罗马立法者就在其法律里面规定了很多亲属容隐的内容。柏拉图的《游叙弗伦篇》中就曾记载:苏格拉底因藐视旧神遭到控告,在法庭之外遇到了要控告其父亲杀死奴隶的游叙弗伦,苏格拉底通过与其讨论虔诚问题而说服他放弃控告自己的父亲,并在最后庄重地对游叙弗伦说:“你不能起诉你年迈的父亲”。近现代西方法律更是在保护个人权利,崇尚平等,反对株连或变相株连的观念下,将亲属相互容隐由义务性规定演变为公民的权利。诸如德国、法国、日本以及英美等国均在其刑法典中分别规定了在近亲属犯罪而

3

5

Ξ〔收稿日期〕2009-11-10

〔作者简介〕齐乐(1986-),女,蒙古族,内蒙古锡林郭勒人,中南民族大学法学院2008级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法律文化。

第1页/共4页 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