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忽崖之战分析

纳忽崖之战分析
预览:

《纳忽崖之战》讲析

《纳忽崖之战》记述了蒙古统一之前,发生在蒙古与乃蛮两部之间的一次重要战役。本文以简明的文笔记录了战争的酝酿过程和宏大的战争场面,通过人物对比与鲜明的语言描写,突出描述了三位历史人物的形象:成吉思汗、塔阳罕和札木合,暗示了蒙古最终取得该次战争胜利的必然结果。本文对于我们了解当时蒙古的社会发展、认识《蒙古秘史》的写作特点等都有重要的价值,是研究蒙古历史的重要资料。

战争的成败除取决于双方的力量之外,还与双方领导者的军事与政治素质以及由此而引起的战争形势等因素有关。纳忽崖之战即是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之前进行的一次关键性战役。

第一部分,也即本文的前四节,述写战争的酝酿和蒙古的战前部署叙。从领导者素质、内部意见、外部联系、战争形势等方面对蒙古、乃蛮两部进行了横向比较。

首先,从领导者素质方面。文章接续前文,写王罕因兵败逃至杭爱山东部,为乃蛮部将领豁里速别赤拿住杀了(《史集》第一卷,第一分册第217页称,擒获王罕的是与其有夙怨的豁鲁速别出和丁沙勒二人)。其后成吉思汗杀死了王罕儿子桑昆的伴当、背主求荣的阔阔出,赏赐了不肯背弃前主的阔阔出的妻子。这展现了成吉思汗的一贯风格——疾恶如仇,赏罚分明。《史集》记载,在札木合担任照烈惕部的首领之前,成吉思汗曾经在他们困难的时候收纳他们,并且分给他们的猎物超过他们所应得的部分。因此他们感激的称成吉思汗为“关怀部署和军队的好君主”,称他为“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脱下来给〔我们〕,从自己骑坐的马上跳下来〔我将马〕让给〔我们〕,他是了能为地方操心,为军队操心,将乌鲁思好好地掌管起来的人”。即使是他们反叛之后,成吉思汗仍然能够容纳他们的归附(《史集》第一卷,第二分册115-117页)。甚至是后来在这场战役中他的敌人乃蛮部的豁里速别赤率领那可儿与蒙古部拼战至死时,成吉思汗对他们所展露出的坚贞和忠诚仍然大加赞许说:“有这样那可儿的人,还有什么可悲伤的呢”(《史集》第一卷,第一分册205页)。正是因为成吉思汗拥有这样的正直、仁厚的品德和他无比宽大的胸怀,才使得他能在统一蒙古的过程中不断聚集人才和力量,逐渐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在听到汪古惕部告知的乃蛮部要来侵犯的示警消息时,成吉思汗立即“就围猎处与众商量”,采纳斡赤金和别勒古台的合理意见;返回以后马上着手进行整编军队和严密的战前部署——点起军马,委任官职,将那宿卫、散班、护卫、厨子和看门人等也都安排停当了。这则从另一个方面体现了成吉思汗处事的英明和果断。

塔阳罕展现给我们的却是他的无知与反复无常,《史集》中提到:当他确认被杀的人就是王罕时,还下令惩处自己的部下,说道:“你们为何杀死这样一位年高的伟大君主?应当〔将他〕活着带来!”他还吩咐把王罕的头颅用银子镶起来;把他安置在自己的宝座上,保存了很久,以示尊崇。(《史集》第一卷,第一分册217页)后来在进行祭祀时,因为“祭祀时王罕头笑了”,“以为不详,就践踏碎了(王罕的头颅)”。这也引起了其臣属的不满,认为他亵渎了死者,“如今狗吠的声又不好了。”塔阳罕本就“柔弱”,又无自知之明,他既嫉恨于成吉思汗势力的发展,却又不了解当时的形势,反轻言道:“这东边有些达达……如今咱

第1页/共4页 下一页>尾页

寻找更多 "纳忽崖之战分析"